首页 关于协会 资讯中心 协会会刊 协会服务 广告发展 广告监管 信用记录 会员之窗 他山之石

博物馆:为末日而生

2017年07月27日 11:14:55 来源: 中国广告杂志

对话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市场部负责人庄骥

作为人的生物性出发口的艺术本来就是为了被观看、被记录、被传承而生,如果我们能够从“为人类文明传承、纪念”角度去思考博物馆及其衍生品的研发和营销,就会站在更高的高度上。

做“不将就”的博物馆(美术馆)

    蜚声国际的美国MOMA、法国大皇宫、卢浮宫等博物馆,售卖经典衍生品是其核心价值所在,带有博物馆钢印的铜版画,埃及金字塔里法老的仿制项链,就是在售卖一个个古老的故事。然而,不是所有的艺术家都是合格的设计师,特别是在中国,能如向京夫妇成立的“稀奇艺术”这样符合自身气质的成熟个人品牌、能够把自己的作品很好地转化为商品的具备孵化能力的艺术家还太少。特别是在当代艺术领域,观念化的艺术家与装置艺术家,其作品与产品风马牛不相及,遑论开发有议价能力和市场性的艺术衍生品了。各地美术馆衍生品通常具有如下几种属性:一种是当下展览的学术刊物及出版物,一种是艺术家本身的创意产品(原作是天价,但衍生品是可被工薪阶层收藏的热门),具有极大市场,其他则是本地旅游属性的产品,具有当地性和排他性,考验的是商店组织者、买手组织货源的眼光。之前我在组织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商店的“口袋乐器”的时候,计划举办有关“音乐的根源性”的工作坊,来告诉消费者十二小节布鲁斯与京戏、昆曲词牌直接的对应关系,从人类文化起源的高度来引出艺术根源性的议题。让观众、商店顾客在一头雾水的当代艺术博物馆里来寻找当代艺术的根源。光为了研究口琴就花了一年多时间,让它们有自己的故事,最后以音乐教学的方式让消费者“把艺术随身携带”。建筑展中配合售卖的乐高建筑模型也得到了建筑师们的青睐,销售业绩很理想。做美术馆、博物馆的衍生品需要有“不将就”的态度——美术馆要有这样的自信,凡是经过买手组织入驻美术馆商店的产品已经具备了一定的高度,我们有自己严格的遴选标准以及准入门槛,进而拥有了自己的自有品牌,其售卖的哲学和生活方式足以让挑剔的艺术爱好者慕名而来。

    艺术很多时候没有“商业”那么直接。庄骥认为,通常一家博物馆(美术馆)最有价值的两个元素就是学术场域和展品、藏品及其衍生版权。而版权的衍生研发需要靠美术馆自身或者设计师聚落等来源。美术馆的盈利完全应该参考电影院线、电视台收视率,说到底靠的是“票房”。全然指望赞助商都是一种极度错误、夜郎自大的懒人思维。只有具备了足够的自我造血能力,让自己的IP够强,自带话语权,才能带来最终的议价权。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来说,在艺术、教育环绕的沉浸式体验下培养起高涨的消费情绪,并利用自身的商店达成这种“够当代”情绪转化的最后一米。而“传递艺术家的思考及其方式”是其中尤为重要的研究课题。比如根据采访艺术家,邀其提供书单来组织货源进行售卖,即“艺术家本人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这种策划,贩卖的是艺术家的思想源泉、内核。

要从整个人类文明的高度去看博物馆学,否则没有意义

    或许在未来某一天,卢浮宫再也不担心蒙娜丽莎的微笑被偷盗,因为一张储备了所有人类文明和智慧的芯片已经植入到每个人的头脑中,人们可以快速学习知识,而不需要花费一生的时间来实现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庄骥提到的博物馆学的数码化,虽然现在有点像天方夜谭,但勾画得如此玄妙令人亦有了一丝憧憬。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一篇有关艺术的科幻小说中提到:在未来,人类作为一种低级的生命在外星人面前只是一种恶心到家的虫子,但后者即使毁掉一颗恒星也无法消解人类艺术这种灵光一现式的语言,哪怕量子技术,哪怕穷举法排列组合也不能取代人类既有的艺术成果。也就是说,只有人类的头脑才是我们文明的最后据点。从未来科幻的视角来说,博物馆美术馆仍以生存为第一法则,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避免其失败消亡,其保存累积的知识一定要有足够的前瞻性,给后人以借鉴。而通过博物馆商店等商业模式的目的之一是为了复制博物馆的外延和触角,让人类文明的记录能够进入千家万户,成为人类文明的多重备份。

    在盛世就考虑末日,是博物馆、美术馆当下最应该做的事情。要把这种思想传递给观众,博物馆只是在与时间的终点赛跑而已。说到底,艺术就是人类用各种方式去探讨生命形式——生命的表达,生命的体现,生命的体验。而把这些断代的人类知识串起来,保留这些体验的最直接方法就是存档建档。正如“艺术从来都不是真诚的”,作为人的生物性出发口的艺术本来就是为了被观看、被记录、被传承而生,如果我们能够从“为人类文明传承、纪念”角度去思考博物馆及其衍生品的研发和营销,就会站在更高的高度上。

呼唤中国立场的当代艺术

    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的上海双年展,正在创造一次次人流量的新纪录,成为全亚洲最重要的双年展览,担负着挖掘未来最有潜质的优秀艺术家的使命,也引领着亚洲地区对于当代艺术的思潮。上海双年展往往作为青年艺术家的第一站,从这里出发散布至全世界。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几乎都囊括其中。上佳的设计资源也决定了其衍生品品质的上乘,由此带动了不错的销量。此外,蔡国强的 “九级浪”,黄永的“蛇杖III:左开道岔”等重要大展,所呈现的优质内容均成为了优质美术馆衍生品的灵感来源。从本质来说,现当代博物馆比古典博物馆更接地气的属性,也决定了前者会得到更多年轻受众的喜爱。而后者虽然是从宫廷文化、皇权象征一步步发展过来,仍然不能否定应该对其智慧结晶的认同和尊敬。

    在美国犹他州,有一家非常有名的恐龙历史博物馆,与上海的自然博物馆十分相似,而庄骥在参观完两处后,得到的结论是中国在博物馆建设的尺度设计和批处理能力预设上,不能照搬国外,因为城市尺度和人口基数的关系,同样的格局在不同国度的博物馆中取得的效果并不一样。中国的博物馆与国外存在不同的国情背景,建设经营也要因地制宜。比如纽约MOMA和巴黎大皇宫的艺术品商店,生意火爆,盈利丰厚。但是,只要在商店中连上中国的淘宝一看,九成淘宝有货,价格持平甚至更便宜。这样的货品结构要是放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商店的话,可能就门可罗雀了。所以,各地美术馆的原生内容、本地设计师作品才是最有议价权的衍生产品。不光可以建立竞争壁垒,更能降低组货成本,甚至返销海外渠道。

    目前,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策展团队成员大多都是90后,作为其中“大叔”级存在的庄骥,有着自己对于中国当代艺术、中国立场的理解。他说,1988年英国独立卫报一位记者写过一篇文章,说当代艺术是美国CIA的“秘密武器”,其很可能在成功瓦解苏联上提供了重要影响。报道中提到:CIA间接支持了一些遭受苏联排斥的另类艺术家,即“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支持”,从而使这些作品成为拍卖行的宠儿,成为了高溢价的“金融压舱物”。苏联阵营中越来越多的精英权贵开始接触、阅读这些“名家”作品符号背后的哲学思想,逐渐脱离原有的意识形态,并使自己的生活方式与之趋从,最终彻底同化,最后导致整个社会体系崩溃。在他看来,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在与几百年的西方文明对峙中,要找到自己的文化传承方式,学会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呼唤中国立场的当代艺术。未来的博物馆、美术馆,有中国的话语权、中国的立场和市场。用中国自己的立场实现源于西方的全球化,做好本地文化。世界文明的未来还是要靠文化、哲学与审美来延续发展——文化指导金融,金融支撑艺术,而艺术最终必然要走向哲学。

    最后,庄骥特别强调,在当下,我们必须绝对拥抱最新的技术,博物馆美术馆可谓是新技术从金字塔顶端辐射传播最好的媒体。作为人类文化发展的实验场和技术体现的试验场,其体量、人数和关注度足够支撑新技术的普及。博物馆需要的是copyleft而非copyright,要共享版权,要开源。但同时,必须确保营收,永续活着,将人类的文明亿万次地复制备份,然后一步步走向时间的终结。

 

[编辑: 茹洪源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388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