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协会 资讯中心 协会会刊 协会服务 广告发展 广告监管 信用记录 会员之窗 他山之石

公关大咖采访记

2017年05月12日 09:51:15 来源: 中国广告杂志

    我一直做着自己的“公关50人”小项目,访问并纪录服役长、有影响的50-100位业界领袖。因我的懒惰,半年下来才访了十多位,陆续在我的《金领手记》微信公号上发表。 边跟他们聊着我边想,什么样的人适合做公关?这些大咖的成功,对后来人有什么启示:新一代公关人如何弯道超车,把这些前辈拍倒在沙滩?

    外向和内向,公关人性格迥异

    很多人问,做公关应该读什么专业,什么性格的人适合。一般都认为,做公关应该外向,文科出身,能说会道,其实不一定。

    微播易创始人徐扬,人称“营销界第一网红”,每年在外面做100多场演讲,长得并不出众的他2016年做一次直播获80多万人围观,可我见他第一眼,就觉得这人特别内向。

    

    微播易创始人 徐扬

    在他北京亚运村慧忠里的办公室访谈,他晚到了一会儿,直说抱歉,拿出一根雪茄,问我来一根吗?我说不用,你来吧,我要记笔记。他想了下,也没点,我们就这么对着聊直播,聊视频,微播易从广告公司到平台的转型。

    我问他办公室挂着的各种照片和奖杯,他说这个是黑马运动会的奖杯,这个是到内蒙越野的,他还讲到参加美国内华达州沙漠里的“火人节”,来自世界各地的不认识的人封闭式一起过七天,自由交流玩各种创意。典型的内向人玩的东西。

    内向的人想得多,内向+聪明=成功。想太多的时候,要么走向抑郁,要么用物理方式解脱,徐扬就是后者,创业再忙,他每年都抽出一段时间到野外去,到与工作完全不相干的环境中找刺激。

    我觉得他一边跟我说话一边想其他事情,就很知趣地尽快结束了采访,走时他热情地拿出公司的一个小礼物,“送给你吧,全手工的,收音机,接电脑可以当音箱。”

    他同事说,徐扬现在不那么内向了,经常迸发思路跟大家分享,从闷骚走入明骚。

    另一位大咖,性格跟徐扬截然相反,达睿思传播咨询中国总经理刘爱华,台湾人,我在公关聚会上见过她一次,感觉她挺腼腆的,总是谦虚地说跟大家学习,可是采访时讲到她自己的故事开始滔滔不绝,讲她在台湾柯达、雅芳24小时不开机的生活,她在台湾的摆满香奈儿产品的公寓,这位“香香公主”如何带领雅芳团队战胜香奈儿品牌。

    

    达睿思国际传播咨询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 刘爱华

    刘爱华带大陆记者去台湾,用自己个人的关系让台湾明星在餐间与记者“偶遇”,明星传递客户的品牌信息;我采访完有些事实微信沟通的时候,她突然发给我一张她和林志玲亲密的合照,说李老师辛苦啦,志玲和我给您问安喽。

    外向的公关人会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创造价值,这一点也颇像刘爱华的老板-万博宣伟中国区主席刘希平,刘希平刚刚出版了《天下没有陌生人》,我收到了他签名的写了满满一页祝词的新书。拥有一颗冒险的心,看世界,交朋友,刘希平写下的“勇敢地把自己交出去”令人感慨。

    

    万博宣伟中国区主席 刘希平

    而多数公关人都偏内向,在上海新天地朗庭酒店采访安可顾问公司中国总经理杜凌,这个曾经在硅谷为雅虎“酋长”杨致远做过公关的小个子女生,思路极其清晰,经历特别丰富,但是她说自己部下警告她“气场不够”。

    

    安可顾问公司中国总经理 杜凌

    我说,你应该学学电影《爱乐之城》中明星进咖啡馆那种感觉,就是买杯咖啡,众人目光如被磁铁吸引过去。下次来新天地这种明星出没的地方,让人觉得你就是哪里见过的腕儿。

    传统公关人都偏低调,也可以说内向的人比较多,像IBM大中华区品牌传播部总经理林建刚,分析师出身,数字、逻辑很强,但是走过博雅、爱德曼、微软、甲骨文、IBM,这么丰富的经历,要不是我写文章吹他,好像没怎么见过他对外宣传。

    

    IBM大中华区品牌传播部总经理 林建刚

    还有奥美公关中国企业营销业务董事总经理程玲,18年在奥美,用精彩的整合营销案例告诉人们奥美“不仅仅是做广告的”,客户说“没有Colleen (程玲),我们走不到这一步“,但是她说起自己就是“我不是一个特别有创意的人,不是特别会讲故事的人,也不是一个社交能力特别强的人,不知道怎么就在这个行业呆住了。”

    

    奥美公关中国企业营销业务董事总经理 程玲

    在一个行业沁润太久,成功变成了习惯,素质变成了本能,其实,每个走过来的人,都应该梳理自己的足迹,为后人留下不可复制却能参考的经验。

    文科与理科,专业对公关有多重要

    蓝色光标传播集团首席运营官,董事会秘书熊剑,数学尖子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他说不知道怎么进了公关。 没有公关那种典型的创造性,但是他靠逻辑性致胜,用数学思维推导的概率学、运筹学,在公关这个野性思维碰撞的地方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蓝色光标传播集团首席运营官,董事会秘书 熊剑

    采访熊剑的一小时,高度紧张,高度凝缩,没有一句废话,严重锻炼了我的打字纪录速度。他的部下说,熊总现在说话越来越快,经常是记下来以后回去后想才能想明白。

    管理年收入百亿的蓝标,说话不快,思路不超前,数字不清楚,怎么得了。

    熊剑的北航校友,优客工场CMO高超,说话比熊剑还快,他们不断挑战我的手指,在北京望京的一个咖啡馆采访高超,我恨不能把吃下的意面都变成键盘里的笔记。

    

    优客工场CMO 高超

    相比之下,另一位北航校友,京东集团公关副总裁李曦,说话就太慢了。采访李曦在北京亦庄的京东集团总部,她带我看了公司宽敞的办公空间,功能各异的会议室,健身房、图书室、员工孩子游戏室,请我在京东有四层楼面的员工食堂吃了午餐。

    

    京东集团公关副总裁 李曦

    李曦说自己从小是听话的好孩子,北航毕业后,在索尼公司做了18年,然后顶着周围人误解和个人压力,勇敢地离开跨国公司的稳定环境,加入当年还风险重重的京东,带团队实施了京东集团在美国上市,建立品牌声誉,双十一大促等重大项目。

    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北航毕业的做公关,你们不去造火箭造飞机,来公关混什么?

    高超说,其实公关界最大的谜是国际关系学院,公关高管最多的是国关。

    我就是国关校友,确实很多人做公关,不敢在这里数,怕落下谁,那么多人少算了谁都不合适。

    公关如记者,是杂家,传播是关于人,任何与人相关的专业,都能帮你成功,一如熊剑,还有华谊嘉信联席总裁,首席数字官吴孝明,他在台湾读的政治学,在复旦大学拿了国际关系博士学位,博士论文是“经济全球化下的海峡两岸关系”,跟他数字营销专家,哪儿跟哪儿啊。

    

    华谊嘉信联席总裁,首席数字官 吴孝明

    公关大咖的洁癖

    写这些人很麻烦,这些人特别事儿,对时间的严守,对文字的洁癖。

    在所有的采访中,除了徐扬,他们都是先于我到达约定地点,约在办公室的也是准时开始。我理解重要人物之忙,特别理解创业的徐扬,他还送了我手工音箱。我们可以看出成功公关人的习惯,对时间,对承诺的死磕。

    对文字的较真令我自叹不如。我号称老公关,还做过新华社记者和编辑,但是跟这些公关大咖打交道仍然令我发狂。

    “营销是一个有意思的行业,就像蓝标校招出的考题,我们主要看语文、英语,看你的的博学“,”这里多了一个‘的’“,熊剑发来微信。他一共挑出了两个多出来的“的”。

    熊剑很谦虚,唯一的吹牛是自称“从我这里出去的文字不会有一个错别字”。汗颜。

    一如讲话的简洁,挑“的”的能力,熊剑对于写他的文字无更多要求。

    有的大咖比较讲究,比如刘爱华,总觉得写她的那些经历不过瘾,又补上好多细节,我一边欣慰故事更加精彩,一边着急采访文章字数已经接近一万,影响微信读者体验。

    所有人都会把自己的职务,换工作时间,重要事件发生的时间,仔细校正,这种采访人容易忽略的细节,绝对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我最对不起的是利乐全球公关经理,31岁就做了国际公关公司地区总经理的杨斌,她在瑞士利乐总部工作,因为时差,她给我传来了改动后的文字稿,但我在跟朋友吃饭,没有注意新版本,还是把旧版本发出去了,第二天赶紧让别的公关公号发新版本文章。我的歉意至今不能消除。

    

    利乐全球公关经理 杨斌

    也有的大咖刻意删掉文章中的敏感部分,比如京东集团的李曦,把文中提到奶茶妹妹那段删掉了。我理解并尊重。

    传统公关人,将自己视为企业声誉的卫士,他们会首先保证不因自己的失误影响企业声誉,他们对文字、视觉、活动呈现,都有深深的洁癖,这种本能帮助打造了一个个优秀的品牌,成就了一个个卓越的公关人。

    他们不能容忍今天互联网时代过于随意,挑战行业道德的公关。创业公司“宅代洗”用剪断学校洗衣房电线让大学生使用他们洗衣服务,还自鸣得意地称自己公关成功;楚楚街高管在社交媒体发出一连串“救救救救”,引发朋友和公众对他安危的担心直至报警,最后他出来说这是营销。这些违反公关道德的事情让老公关人极为不屑。

    而另一方面,传统公关人也需要从稳妥维护向开拓冒险进化,摆脱四平八稳,绝对正确的内容,跨出自己的舒适区,挑战自己的边界,做点出格的事情。

    走出这一步也难,正如我写这篇文章,又想扁那些公关大咖,又不想惹他们急。

    麟动传播的CEO王蔚,我写他的题目是“从校园导演到公关型男”,上学的时候他在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跟后来的著名导演陆川一起排戏,如今做公关多年,文艺和爱美之心从早期又脏又累的客户活动中再度萌生。我采访他的时候,办公室还立着三脚架和反光板。

    

    麟动传播CEO 王蔚

    “今天正好给我拍照,要么我们一起拍一张吧,“王蔚热情地邀请我。

    王蔚现在为公司的大活动亲自做主持,绿色衬衣,白色皮鞋,各种颜色搭配,玩有型的时候又总想“是不是太高调啊”?

    公关人应该高调,老公关人太谦逊,其实被压制的不仅仅是你们个人的知名度,还有那些曾经闪光,可以激励后人的你们的经历、故事和感悟。

    我希望公关人都像刘希平一样高调。

    我与这些人的交往,有的刚刚开始,有的已余廿载。完成这样一个采访,双方都付出时间和精力。老公关人的周到特别贴心,程玲在春节前专门摆了家宴请我,更多了约了有机会吃饭喝茶,我也很喜欢熊剑这样简单直接:“非常佩服您的文采、思路和纪录速度,以后有啥用的到我的地方,随时联系。”

    我想回一个微信:“熊总,是用得到,不是用的到”,这样是不是显得很记仇啊。

    我与徐扬只在采访见过一面,半年后清明假日前他突然发微信:“国威兄,节日去外面玩么?”我说去苏州放松,他说:“很棒,需要我安排兄弟接待你么?”

    真的好感人,你看人家内向的人怎么表达。

    什么时候,外向的公关人刘爱华带我去见见志玲姐姐。

[编辑: 茹洪源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60653